网上赌博开户
总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国贸玉沙路金城国际大厦
网上赌博开户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网上赌博开户 >
张胜军:未来中美关系会相对平缓 合作多于竞争
时间:2017-10-30  编辑:admin

新浪财经讯 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7于10月28-2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主题为:十九大后的中国与世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张胜军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中美之间的新型大国关系内涵在安全、发展领域有不同的内涵,在不同的领域里面具有不同的特征。政治上有一定竞争性,但是是趋于平衡的治理。在国际安全上以及在世界经济这方面,中美之间将会转向合作,在安全方面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安全治理的新时代。在经济上中美之间的这个属性可以实现共赢。总的来说,未来中美之间竞争不会太激烈,会相对平缓,合作很多。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胜军:我听了前一段精彩的发言,我判断的大部分都是经济界、金融界的人士,我想大家可能关心一个问题,“十九大”之后中美之间的关系会不会更趋激烈,中美关系的竞争会不会更加激烈?会激烈到什么样的程度?会不会激烈到影响我们国家的经济、金融等方面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

我的这个发言主要围绕这个问题来解答,就是“十九大”之后中美之间的这种竞争会激烈到什么样的程度?在“十九大”报告里头其实有一个石破天惊的判断,它说现在国际上的力量,东西方或者说是大国的力量之间更趋平衡。我觉得这个判断大家应该有所注意,那么这个判断是以前没有的,这个判断意味着什么呢?我们今天的这个时代,支持旧秩序的力量,也可以这样来讲,支持旧秩序的力量,和支持新时代的力量,应该说日趋平衡。这个关系其实就揭开了我们今天的一个主题,就是中美关系和新型大国关系和全球治理的题目其实因为这个问题做大了,特别涉及到新型大国关系,其实它更应该是一种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涉及到国际秩序地问题。

前面的两位学者已经对这个当前的国际形势进行了一个判断,我也从这个判断开始,我给出三个判断:

第一个判断,如果说国际秩序上来看,当今的国际秩序是一个西方国际秩序危机爆发的一个时代。西方数百年主导的国际秩序,目前已经进入到一个主道发力的阶段,就是我们常说的危机,这种危机表现为在当前特别突出。它体现了是一种民主的无限和国家的限制,比如在美国会显现出来,会选出一个像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英国会从国家架构的更高阶段,欧洲联盟中退出,最近在西班牙有一些地方还要独立。所有的事实表明近代以来,我们讲的近四百多年它目前真的是积累到一定的结果,在发展上表现为信息失衡,在政治上这种民主无限的发展,又导致整个国家它的限制特别的突出。

所以这个时代正好是一种万象更新的时代,在一个西方国际秩序出现了一个总危机的表征越来越多,越来越出现的情况下,这时候这个事件并没有一味的看不到方向,这就是第二个判断。

第二个判断,目前当地的国际秩序它自组织的演进已经开始了这个自组织的演进其实是一种系统内部的运作,系统内部自我的互动。在这个方面我认为世界要感谢中国,为什么要感谢中国呢?因为中国是一个伟大的突变力量,如果没有中国这个世界可能就是说只能从崩溃当中再生。但是有了中国的这个突变力量,大家知道所有的计划都是突变开始的,有了异于西方国家的主张,又有这么一个体量,足以对世界带来足够警醒的一个国家,它的存在,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突变和异变。这种突变的力量我觉得揭开了一个伟大的历程,就是一个学习计划的历程。

这个学习是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向西方学习,这一点大家都非常清楚,包括我们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我们都在向西方学习。中国从近代以来也在向西方学习,这个学习应该说我们现在已经达到了巨大的高度。同时又一个情况目前也在发生,当今世界也在向中国学习,让西方意识到这个秩序存在问题,这个道路存在问题,可能本来的很多东西,在价值层面,在观念层面会被动的接受学习。所以正是这一点,我认为由于中国的突变,中国有巨大的成功,中国的成绩就证明了这一点。开始不得不从很多方面小心翼翼或者说逐步向中国进行一些借鉴和学习,如果大家去注意一下欧盟的政策调整在发展贸易,看看美国在很多领域的这种调整,你会观察到这种小心翼翼的学习进程。但是这个一个非常伟大的进程,由于中国的这种突变,由于中国的这种在西方的秩序之外走出一条新路,使得国际秩序自我的演进成为可能。我觉得这种情况下,这就是第二个判断,也就是如今大国秩序和全球治理它实际上是一种在国际秩序自组织演化的过程中展开的。这是我的第二个判断。

第三个判断,是一个从大裂变走向一个新时代的合作,或者说是新时代的共同进化的进程。这个进程事实上它是一种,我们今天的世界可能要从过去的这种不断的裂变,不断的出现一些新的议题,新的挑战,新的危机,而走向一种新的秩序。就是过去我们出现了太多不可预测的事件,种种的不确定性,种种的不稳定性,种种的危机的爆发,种种的乱象带来了世界各种各样的乱象。因为“十九大”之后很显然而中国吃了定心丸,也给世界吃了定心丸,中国这艘大船会稳定的向前进,也会持续的推进,在这种稳定下,它将会使世界有一个明确的方向。这种方向有如灯塔或者航向,会使得很多过去一些问题朝着一种解决问题的思路去转化,而这个过程我认为也已经开始了。

那么有的这么三个判断以后,我就对这个问题提出一个回答,中美之间新型大国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内涵?它和全球治理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实际上我们不可能笼统的去讲,我们肯定区别对待。比如世界上很多事物分成很多样的类型,安全的、发展的等于领导,如果从这角度来概括的话,中美之间的这种力量对比,包括这种,我觉得是经济力量和一些软实力的,或者说很多发展方面的这种力量的经济的介入,或者二元平衡,它会导致中美之间在新型大国关系在不同的领域里面具有不同的特征。我把它们分配概括为中美之间将在政治上进行一种平衡,或者叫做竞争,有一定竞争性,但是是趋于平衡的治理。中美之间在政治上的意识形态,关于全球治理的一些模式的争议,以及关于在联盟或者在解决世界上一些问题,他们这些方面一些不同的差异,它会逐渐朝着一种平衡的这种角度来进行维持,是一种动态的平衡,不会走于大家想象的一下子衰落下去,中国在很多方面崛起,这个不会出现,我觉得双方有一种势均力敌,而且在政治上,在国际关于领域里边,在所有政治秩序的构建当中,平衡都是一个值得欢迎的信号。所以也是一个秩序生成的一个前提,这个我不展开了。

第二点在国际安全上以及在世界经济这方面,中美之间将会转向合作,在安全方面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安全治理的新时代了,就是我们今天人类的安全也好,我们的国家之间的安全,就是国际性的安全也好,它实质上都是一种合作的安全。只有实现国家之间的合作,不同的行为体之间的合作,才能带来真正的安全,而离开了合作,往往都是一些失衡的安全,或者说是对安全的一种丧失。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是我们中美之间面临的目前这种核扩散问题,比如说朝鲜半岛的问题,还是世界上的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在政治、安全领域,我认为包括南海啊,可能还涉及到一些其他地区的这种场地了等等。那么在这些方面中美之间在合作上的意愿会增加,因为正是我们这种平衡的前提,由于中美力量平衡的一个前提导致了合作成为了唯一的选项。

那么这么一种,当然对安全来说只有带来安全,只有合作才能带来安全,这是它的本质要求,二合一将会带来中美在安全领域更多的合作安全。那么在经济上更不用说,中美之间的这个属性是可以实现共赢的。在战略上是一种协调和管理,中美之间在战略上有可能出现冒进,也可能出现失衡,也可能出现误判,正如基辛格所讲的如今的世界没有一个大国足以强大到构建一个独立的大国秩序,它必须合作。我觉得中美之间都应该牢记基辛格的这句话,但是发展领域,我认为中国肯定要起主导作为,在世界发展领域,我们前面也说或者西方世界的治理,它不可能对发展中世界进行有效的治理。特别是我觉得导致一些国家被边缘化,又造成了对世界二次性的伤害,所以我认为对于世界的治理中国有自己的看法。

综合之上,我认为中美之间未来竞争的趋势不会太激烈,会相对平缓,合作很多。因为从历史上来说取而代之的竞争已经不存在,我觉得我们正在承担他们失效的那个部分,治理失效的那部分,而我们之间的合作这种动能又大于相互的对抗的这种动能,所以说正是从这一点上我做出我今天的一个判断,也是对这个话题的解答。谢谢大家!

Copyright © 2010-2015 版权所有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大学路商贸区  邮箱:gbdf888*@163.com QQ:258456451
网站地图 | 站长统计